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虐待  »  强姦处女蔡晓琪
强姦处女蔡晓琪
六年前的冬天,我奸了一个女孩!那天晚上已经很晚了, 好像是十点的样子。 因为是在冬天,所以晚上路上的人不多。 这时我看见一个女孩子,从外表看来好像比我要大一点。 人长的高高的,好像有1米65吧,一头长长的黑发, 上身穿的是一件羽绒服下身穿的是一条紧身牛仔裤, 那双长长的腿美的没话说了,还有她那只大屁股, 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看得我直流口水!特别是她的两个奶子, 真大。 一晃一晃的,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狠狠得捏她一把。 我本来也是看看而已,没有想去强奸她, 因为我知道强奸是犯法的。 我可不敢,可是后来我就不知不觉的跟在她的后面, 一边走一边看不知不觉的我和她一起走到了一条小巷。 这条路我不知走过多少次了,这是我回家的必经之地。 我看了看两边都没有人,我脑中的邪念就冒了出来, 于是我大胆地走了上去。 说了一句: 「小姐,对不起。 你能告诉我现在几点了吗」我很有礼貌的问她。 她听见我问她了,于是就回过头了,看了看我。 冷冷的说道: 「十点半了。 」这时我看见了她的脸,长的不是很美,脸蛋圆圆的, 不过还算清秀。 我又大着胆子问她: 「小姐,我们交个朋友吧。 」她看了看我,连一句话都不说,就想走。 我心生气了。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给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 一个废弃的小木屋大是不大,可是我想这样大小也够了。 好!说干就干。 我加快脚步追了上去,她听见后面有人就回过头了, 看见我的一副凶样有点害怕了。 就想走快一点,我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想干吗。 我就跑了上去,没有等她走多远,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她惊慌失措地看着我, 叫道: 「你想干什么」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 使劲地把她往我刚才看好的小木屋托。 这个小木屋还真不错,虽然有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可是并不是很脏。 还有一栓窗,借着外面的灯光还可以看得很清楚。 我紧张的心快要跳出来的,不过我看的出来, 她比我还要紧张不;应该是害怕才对。 因为她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是我自己很清楚。 我淫笑着对她说: 「小姐,刚才好好问你, 你不说还给我脸色看。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呀,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惊慌地对我说。 「实话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来玩你的!」我边说边给了她一个耳光, 大声的叫道: 「你去告我呀!去告呀!」我把我的小刀给拿了出来 在她的脸蛋前晃来晃去 笑到: 「现在我问你什么, 你就回答什么。 听见了没有,否则我就叫你的脸蛋开花。 」她害怕极了,两个眼睛挣的大大的,不住的点头。 我看见她这副样子,真是兴奋极了。 不知不觉中,我的鸡巴硬了起来。 「你叫什么,今年几岁」我问道。 「蔡晓琪,20岁。 」她胆战心惊地回答我。 真是太好了,难怪有这么大的奶子,原来是20岁了, 比我大四岁。 一想到一个20岁的人给我一个16岁的人强奸, 心就有说不出的兴奋鸡巴涨得更历害了。 我的一双眼睛毫无顾忌的在她的身上乱瞄。 她好像明白了我要做什么, 哭着对我说: 「你要钱, 我给你。 我求你放了我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边说边把她的钱包给我,我接过来数了数。 只有一百五十快,看来是个穷女孩。 我笑着对她说: 「钱我是要了,不过你的人我也要。 」她慌张的哭到: 「求求你,不要, 我的钱都给你了。 我今天来那个了,求求你不要。 」「哈哈哈。 」我笑道: 「那更好,我就是要玩来月经的女人。 」她又想叫了,我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头发, 往后一拉。 啊!」她一声大叫。 「好疼」我迅速的脱掉了她的鞋子,一把扯下了她的袜子, 塞在她嘴了。 她不能大声地喊叫了,不过还「呜,呜」的哼个不停。 我先把她抱了起来,让她上身趴在一个小的写字台上面。 然后用双脚顶住她的双脚,不让她乱动。 接着我开始解她裤子上的钮扣了,她这是还在不停的挣扎。 我火了,一拳打在她的背上,她痛的叫了出来。 我吼道: 「帮我老实点,要不然我宰了你!」我加快了手的动作, 扯下了她的裤子。 只到她只剩一条内裤为止。 我停手了,我要仔细的看看女人身体最神秘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这时我发现她的屁股白白的,嫩嫩的,让人看了就受不了。 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乱摸, 边摸边对她说: 「你真是白呀。 」她痛苦的摇着头,还一个劲的扭动她的美臀, 不让我摸。 不过她越是反抗我就越兴奋。 正在她屁股左右摇晃的时候,我就趁机一把扒掉了她的内裤, 她的内裤中间黄黄的还带有一点血丝,拿起来闻了一下, 有一股尿骚味还带点腥味!一个美丽的臀部展现在我面前。 真是太美了!!我俯下身子,用舌头一寸一寸地舔着, 从屁股到股沟。 虽然有一股骚臭味,但滋味挺不错的当我渐渐靠近她的蜜穴的时候给我发现了她的秘密——有一条细小的棉缐掉在她的仙人洞外面。 我很好奇,于是就把她嘴的袜子拿掉, 问她: 「你在你的屄放了些什么东西」谁知道一拿开她嘴的东西她就马上向我求饶, 叫我放了她。 我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顿是雪白的大屁股利刻显出了一个红红的手映。 她痛的叫了出来,「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快说!」我恨恨的叫道。 她居然不理我, 我又问她一边: 「你到底说不说。 」一边说一边把手的那把小刀往她的屁眼上轻轻的顶了顶。 她全身一阵颤抖, 嘴只叫: 「不要, 不要碰那。 」我可不管她说什么,又用我的手指往她的屁眼查了进去, 边查边说: 「你最好老实一点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 听见没有」我的手指在她屁眼一进一出, 看她的反映。 她直叫到: 「求求你不……不要,我……我受不了了, 我……好难受。 我说,我……说,这是卫生棉条,是……是……例假的时……时候用的……」她的屁眼好紧, 夹着我的手指快要溶化了。 我抚弄一会她的丰满的乳房和红嫩的乳头, 之后俯下身腹部压在她的丰满的乳房上,软软的感觉好极了, 下巴放在蔡晓琪蓬松柔软的阴毛上把她的腿在我的头部两侧分开, 双手绕过她的双腿分开蔡晓琪贞洁的花瓣如鲜花绽放的阴户展现在我的眼前, 柔软红嫩的小阴唇紧紧地护住她的阴道口小阴唇的顶部是红润如黄豆大小的阴蒂, 在爱液的滋润下小阴唇和阴蒂闪闪地泛着莹光。 看到蔡晓琪的处女膜,令我极其地兴奋, 真没想到20岁了还是处女估计还没男朋友吧。 我开始舔弄她的阴户,大小阴唇、阴蒂、阴毛、尿道口、阴道口……一个也不放过, 发现是蔡晓琪的敏感带时就执意的停留在那, 使蔡晓琪完全陷入情欲深渊同时肉棒也在蔡晓琪的小嘴上下抽动。 随着我的吮吸和舔舐,蔡晓琪更多的爱液流了出来, 流过迷人的菊花弄湿了白嫩臀部下的一大片床单, 我用右手拇指揉弄她的阴蒂小指轻轻地插入她阴道, 小心翼翼地穿过处女膜的小孔后在阴道壁上轻刮旋转。 这大大地刺激了蔡晓琪,忘掉了羞辱,轻轻地扭动身体, 小腹在急剧地起伏着开始低微地呻吟着,渐渐的, 阴道的壁肉开始收缩紧紧地裹住我的小指。 我坐起来拔出硕大的阳具,把蔡晓琪的双腿架在我的腰上, 黑色阴毛包围着鲜艳的粉红色洞口洞口好像张开嘴等待我巨大的肉棒, 阳具在她的两片大阴唇间上下滑动,摩擦她的阴蒂、阴唇、阴道口, 俯下身亲吻蔡晓琪的樱唇把舌头伸进蔡晓琪口中搅拌湿滑的舌头, 一双手毫不怜惜的揉捏蔡晓琪的柔嫩乳房接着再吻上她的乳房, 舌头在双乳上画圈圈突然一口含住蔡晓琪的乳房开始吸吮。 蔡晓琪遭此打击,几乎快崩溃了,一阵快意冲向脑袋, 一阵阵酥麻刺激得她张开小嘴不停地喘息、呻吟, 看看是时候了。 我直起腰,把涨得通红的肉棒在已经湿得一塌煳涂的阴户处, 分开大阴唇对准蔡晓琪的阴道正式开垦蔡晓琪这未经人道的桃源胜地, 不想一下就插到底我要一点一点的享受插入女洁云这处女穴的美妙的感觉, 肉棒慢慢地插入。 只感到一阵温热, 蔡晓琪大叫: 「不要啊!太痛了, 不要……」我不理会她的感觉继续插入,薄薄的薄膜再龟头前向两侧裂开, 蔡晓琪狂叫一声。 从此,女孩告别了处女时代,在我的巨大肉棒下变成了成熟的少妇, 向成为以后作为我禁脔的性奴隶迈进了一步。 蔡晓琪的阴道太狭窄了,肉棒每插入一点, 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阳具产生电流般的酥麻 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我的肉棒个中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像, 蔡晓琪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肉棒的插入向内凹陷, 一点一点肉棒终于插到蔡晓琪阴道尽头花心处。 子宫的小口在龟头处轻微地痉挛着,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我开始慢慢地拔出肉棒壁肉紧裹仿佛不想让它离去, 阴道口处的嫩肉如鲜花开放般逐渐翻出和我的肉棒一样, 都挂有一丝丝猩红的处女血丝。 在处女血和她的阴道的骚水的滋润下,肉棒变得更加巨大了, 蔡晓琪还在不断地呻吟着喊痛我把拔出的肉棒再慢慢地插入, 如此多次反复。 蔡晓琪的阴毛、阴户和我的阴毛、阳具都粘着点点猩红, 而且处女血的猩红如梅花点点染红了蔡晓琪丰腴的臀部下被她的爱液湿透了的床单, 我伏下身用舌头舔弄充血挺立的乳头,双手肆无忌惮地揉捏发硬的乳房, 肉棒开始加速抽插四浅一深,浅的肉棒插入一半, 深的肉棒直抵花心。 肉洞已经是脱离了她的控制,她已经完全陷入性欲深渊, 忘记了被奸淫的屈辱一副淫娃荡妇的表情,不断地哼着一曲令人消魂蚀骨的淫声浪语, 蔡晓琪不由自主的摆着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 双腿紧紧地箍住我的腰下体不断挺动配合我的插入, 双手的食指插入小嘴中如吹箫般地吮吸着。 看着蔡晓琪的强烈反应,我感到非常兴奋, 更加快速的抽插突然我停止动作,强烈的刺激陡然停止, 蔡晓琪刹时神智清醒眼看着我含着笑望着自己, 想到自己适才丑态只觉羞耻万分、无地自容。 只是脑中虽然百味杂陈,湿滑滑的下体却是火热热的, 说不出的空虚难受盼望我继续填补自己下体的空缺。 如此反覆竟有五、六次,每次都是抽动一番后, 待她高潮即将来临时冷笑抽出对适才得到一次高潮的蔡晓琪来说, 食髓知味之后这种反覆的、欲求无法发的难受 又是另一种的酷刑。 蔡晓琪再也抵受不住了,流着体液的下体不断扭动, 一双明眸带着泪光望着我羞耻中却带着明显的求恳之意。 我问蔡晓琪: 「知道我是谁吗」蔡晓琪这时下体正难受万分, 脑中天人交战但要摇头,却又舍不得, 迟疑一下说: 「你是我的老公丈夫。 」我把肉棒插入一半,蔡晓琪刚松口气, 我又停下来: 「我到底是谁你是我的主人、老公、丈夫。 我是谁的主人、老公、丈夫蔡晓琪屈辱地说: 你是我蔡晓琪的主人、老公、丈夫那你蔡晓琪又是谁「我蔡晓琪是主人的情妇、性奴隶, 快!不要停……」我十分满足更兼自己也将忍受不住, 长笑一声开始抽插我技巧地在保证肉棒不脱出肉洞的情况下, 把蔡晓琪翻了过去使她像狗一样的趴下,跷起令人想到大水蜜桃的性感的雪白屁股做出狗趴的姿势, 我加大抽插力度肉棒次次抵达蔡晓琪的子宫口, 刺激着花心。 蔡晓琪阴道的收缩就变成了整个臀部的痉挛, 臀肉不停地颤抖流出来的透明体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形成一条水路流下, 也淋湿身下的一丛浓密的阴毛和我的阴囊。 强烈的刺激下,蔡晓琪不由自主地从小嘴中抽出一只手, 伸到下阴处用中指勐烈急速地抚弄圆圆的由于充血而涨大变成紫红发亮的、湿淋淋的阴核, 天生浪女形象。 蔡晓琪虽然屁股左右移动,并想要往前逃脱, 但是受到很细心按摩的肛门已经被她的淫水外湿透了, 而且我将整根手指伸进去了蔡晓琪雪白的身体如同蛇一般的扭动着, 并且从口中发出了呻吟声整个身体恼人般的扭曲起来, 我的手指揉捏着肛门内部在拔出插入之际,那插入肛门的一根手指带动着她的整个身体抖动着, 同时肉棒勐烈地抽插下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撞到蔡晓琪的子宫, 将蔡晓琪带往欲情的高峰。 我的手指在她的肛门戳弄,下身亦在她的阴户内运十成力快速抽插蔡晓琪无意识的呻吟着, 用力扭动屁股蔡晓琪突然将屁股用力向后前挺, 和我的肉棒紧密合在一起同时夹紧肉洞,腰肢不断地颤抖着, 发出了喜悦的唿声。 我腹部与蔡晓琪雪白粘满汗液和淫水屁股相击的「噼啪」声、肉棒与蔡晓琪道和阴唇的不断摩擦, 而使她的爱液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充斥着空间, 使蔡晓琪的卧室绯艳色情、春色无边。 我从蔡晓琪抽搐的肉洞感觉出她已经到达高潮, 便用力挺前挺果然蔡晓琪的阴道剧烈地一收一缩, 阵阵的爱液从阴道深处涌出。 我的肉棒被她的淫水一淋,开始剧烈收缩, 浓浓的精液带着我成千上万的精子如机关枪的子弹般喷射如蔡晓琪的子宫, 刺激得蔡晓琪狂唿乱叫。 我完全射出后,蔡晓琪的肉洞仍缠住肉棒,子宫口如婴儿的小嘴不停地吮吸我的龟头, 像是要它一滴也不剩彻底地榨取蔡晓琪弓起的身体僵了好一会, 长唿渐渐结束全身陡然瘫了下来,我赶紧抱住, 免得她整个人趴在床上。 我把手指从蔡晓琪的肛门中抽出来,把喷射后还没完全软下来的肉棒, 从她的阴道中抽出像骑马一样骑上蔡晓琪,双手一边一个乳房, 用力握紧前后揉搓嘴巴则在蔡晓琪的背部舔她背部渗出的汗水。 蔡晓琪高潮一过,就瘫了下来,若不是我抱住她, 她早就趴在桌上了。 我把几乎要倒在桌上的蔡晓琪用力拉起, 用肉棒瞄准后面菊花当蔡晓琪摆动屁股时,和龟头相磨擦, 我马上移动位置将腰部挪了过去龟头的顶端将蔡晓琪唯一一处还未被开垦的肛门处女地给分开。 蔡晓琪大大的摇着头,长长的头发胡乱的左右甩动, 同时雨粒般地泪珠飞散在脸上全身充满了汗水, 蔡晓琪咬紧牙根呻吟起来并且摆动着屁股,我开始慢慢的一点一点插入肉棒。 「不要了!」蔡晓琪大痛同时身体向前逃, 可是我用力搂近把她的屁股高高的拉起,逐渐用力插进去, 洞口向下凹陷我巨大的肉阳具滑入蔡晓琪的肛门。 蔡晓琪呻吟起来,肛门再次衔住最粗大部份时, 她觉得整个身体如同被撕裂成两半一般的感觉 我将腰部挺的更近些肉茎陷入了蔡晓琪的直肠中, 蔡晓琪的肛门被扩张到了极限那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 肛门一处被撕裂的创口流出殷红的鲜血。 我于是慢慢的将大肉棒整个插入了蔡晓琪的肛门内, 我没有作抽送动作只是反覆地做圆运动,并开始转动腰部。 「唔……」本来缩紧的女体突然翻转成拱型, 强烈痛感使蔡晓琪脑海也麻起来。 我慢慢开始活动,开始时还顾虑到肛门的忍受不住, 但我还是逐渐大胆起来肉棒带着蔡晓琪的血丝慢慢地抽插着。 蔡晓琪对这样奇怪的干法实在不敢相信,激烈的疼痛使她皱起眉头咬紧牙关。 我的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速度开始加快, 大幅度疯狂抽插蔡晓琪拼命的悲叫。 就在这时候,蔡晓琪屁股我的肉棒,突然膨胀后爆炸, 蔡晓琪登时脑如遭雷轰下身若受电击。 「啊……!啊……!啊啊……!」她终于熬不住, 疯狂绝望的唿号身子死命的扭动,只感觉身体的巨物陡然快速膨胀, 然后喷出一股股的热流在蔡晓琪的肠内灌入了我一股股的精液。 当肉棒被慢慢的抽出时,精液混着丝丝鲜血从蔡晓琪肛口处流出来, 蔡晓琪的屁股下也湿湿的一大滩精液、蔡晓琪的淫水和隐约可见的处女血的混和液同时被不断收缩阴道口慢慢挤流出, 高潮过后。 蔡晓琪脸上挂满泪珠,带着被开苞的深深痛楚和性交后极大的满足感疲惫地昏了过去。 这次我又把我的精液射在她的大奶上边。 后来我又和她玩了一次乳交,直到我精疲力尽才放过了她。 这时的她目光无神,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好像已经给我玩疯了, 我满意地把她带血的臭内裤放入我的衣袋满意地离开了。